朝暮淺陽″

专爱大白毛!~复古老人✪ω✪

【鱼犬(荒天)】【酒茨】濯濯明阳

本章节只有酒茨啊!~

前面很多的废话和奇怪的话,其实想写的只有最后的四分之一吧<(=→_→=)> 

希望能看得出我在写什么 哈哈哈哈哈

这是一个有前篇的故事 但是不看前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=。=






茨木急匆匆回到大江山的时候,寨子里是静悄悄的

酒吞不同于大天狗,对于仰慕他力量的妖怪们只要是顺眼的都会留下,东盖西建的寨子颇有规模的,寨子里的鬼怪又多是无拘束,所以寨子里虽称不上门庭若市,但是也绝不会静的无声无息

怕是出了大事,茨木赶紧往厅堂赶去

一路上也没看到什么妖怪,倒是青行灯和妖刀姬闲闲的逛着,好整以暇的看着茨木,茨木有心想问问情况,但是又实担心酒吞,还是继续赶着路

厅堂的门也没关,茨木喘着气的看着里面的情况,倒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惨不忍睹,只是酒吞跟前的小几被踢到了台阶下面,夜叉和烟烟罗还淡定的喝着酒,看到茨木后,相视露出了暧昧的笑容,便放下了酒碟,把这空荡荡的厅堂让给了他们

茨木着实不明白,只是担心的紧,便也不管和酒吞的隔阂,直接问了,“挚友,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酒吞从茨木进来便是紧紧盯着他,但是也不回答茨木的问题,就是紧紧地盯着而已

茨木被盯得不自在,周围又静的诡秘,让他不由的想到之前与酒吞的争吵,看看酒吞像是没什么事的样子,思考着是不是要告辞

只是念头还在脑子里打转,忽的听到了瓷器碎裂的声音,茨木抬起头,只见酒吞怔怔望着失手滑落的酒碟,茨木更是严肃的问道,“挚友!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“茨木…在你心里…我到底是什么?”

是什么?茨木的心里闪过之前一直挂在嘴边的词,最强,鬼王,潇洒……还有……还有……还有一种,形容不出,但是最强烈的……

“吾的…”

“哈!是什么?说呀!”

茨木有点无措,他真的说不出,哪怕是“挚友”

酒吞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立在高台之上,“你跟随我,辅助我,陪伴我,取得我的青睐,得到我的欣赏,你总表现的我们如此亲近,但是我每次的试探你都给了我失望的答案,当我以为只是我想多的时候,我找到了红叶,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是个能做知己的女人,但是你却再一次给了我惊喜,我联合了红叶,想要给与你引导,但是…茨木,你还是没说啊…你没说啊…”

茨木混乱的在脑子里翻滚着这些话,好像有太多的内容,支支吾吾了半天,最后轻声问了,“挚友你不喜欢红叶?”

“……她是朋友”

“但是你为了她凶了吾啊?”

“因为你不说喜欢啊!”酒吞揉了揉作痛的额角,从体内蔓延出狂躁的妖气,只见他艳红的头发变成了银白,放下遮住眉眼的手,缓缓睁开的眼睛是明亮的黑金色,胸前翻滚的妖气浓烈到耀眼,“你是不是从未见过我觉醒的样子?那时,你扛着我觉醒时强烈的妖气,一直在门外陪伴着我,我甚至能感觉到你的焦急,所以,你看我!你看我是有多想着你啊!”

茨木看着和自己一样的发色,一样的眼眸,“…吾想一直和挚友在一起,吾也希望挚友一直陪伴着吾,吾希望看到挚友因为吾而快乐,吾不想看到挚友和别的妖在一起,有说有笑的,但是吾不能参与在里面,”茨木有些难受的抓住胸口的衣服,“这个是不是叫喜欢呢…从来…没有谁和吾说过啊…”

酒吞有些怔楞,回想起以前茨木和他说的那些过往,因为一个小妖的怂恿,还未完全入妖的茨木吃了人肉,因为一个年老的妖怪偷懒,茨木便成了罗生门的领路者,因为一个女鬼谎言,茨木换装成美艳的女人引诱着来往的路人,“千思万绪,怎的就忘了你的愚钝呢……”酒吞苦笑着换回了红发的样子

茨木正烦乱着,倒也是听懂了酒吞这是说他呢,当即是生气了,“那吾就不叨扰鬼王了!”

只是转身还未走出去,就被三两步胯下台阶的鬼王搂在怀里了,“说了那么不得了的话,怎的能跑呢?”


茨木一个手,已经是支撑不太住了,他还要花了大力气用来呼吸,茨木成妖那么久,第一次空有一身妖力,但是没力气使了

酒吞覆在茨木背上,用手撩开茨木蓬软的长发,看着从自己肩头滑落的红发和银丝缠绕,甚是满意,他没有解开茨木高高束起的马尾,下面没有梳进去的小头发被汗水沁湿,蜿蜒的贴在皮肤上,真是该死的性感,惹的酒吞的动作更是激动

茨木有些受不住的低声叫唤了下,酒吞还是控制了下自己,把还松松挂在茨木身上的浴衣拨开,右手沿着茨木的断臂安抚,到了末端也没有停住,手中凝聚着妖力,手臂随着手掌延续,直到最后五指舒张,被酒吞紧紧的扣进手里

“你以前,刚刚失了手臂的时候,总还尝试着凝聚着妖力,幻出个手来,不过你性子散的厉害,总是做着事就分了注意,后来习惯了左手做事,更是连幻都不幻了,现在,我替你记着这事,不过不能再离我远了”

茨木哪还听得了酒吞的话,只知道酒吞的妖力仿佛联通了自己的血脉,呼吸间都是酒吞的味道,这让茨木更是受不得了

“酒…啊……”

声音虽轻,但是酒吞靠的茨木极近,自是听到了,便停下了动作,“茨木,叫我”

“唉…酒吞啊…”

“嗯,我的好茨木,我爱的茨木”

相爱,便是呢喃名字,都是顶级的情话


青行灯虽是隔着厅堂老远,但是也是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,正乐得又有故事能去彼岸花那边炫耀了,妖刀姬无聊的等着青行灯尽兴,只想着寮子这下该热闹了,阿灯写书的时候能溜出去了



---待续---




我的吞哥呀~超级好呀~最喜欢吞哥疼大宝贝啦~

终于能好好谈恋爱了 别扭的戏真的好难写

评论(2)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