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暮淺陽″

专爱大白毛!~复古老人✪ω✪

【鱼犬(荒天)】【酒茨】濯濯明阳

标题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。。。妖称混乱。。。

酒茨在末尾出现,分量不多

主要就是想打鱼犬这个tag<(/▽\=)> 顺便玄学一下 玄学内容可以忽略,

毕竟狗有两只了 鱼连碗都没有QAQ

还有茨木小宝贝啊 阿妈可是放着小狐丸不养 日日盼着你来啊QAQ






烈烈火焰燃尽,焦土炙热,大天狗跌跌撞撞的徘徊在这一片荒凉之中

“黑…晴明…大人…”无意识的喃喃,曾经认定的大义,如今看来并非正道,突然失去了目标,无可排解的茫然让大天狗无意识的游荡

“喂!大天狗!”远远传来的叫喊没能引起大天狗的注意,直到被抓住的手掌传来凉凉的妖力,才发现身边另一个大妖的存在

“荒川…之主?”

“尔…总算是有点反应了啊”

大天狗似是还未缓过神来,微微歪着脑袋,然而随着那陌生的妖力蔓延全身,才发现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处,大多看起来倒是摔倒造成的

“嘶…”

“还知道痛!”荒川之主抓住大天狗的手微微用力,正捏在伤处,这一阵刺痛让大天狗彻底的清醒

“唔…你在做什么!”

“这是吾该问的吧!”

“黑晴明已经不在,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!”

“那等无用的男人吾本就不甚看中”

荒川之主只是说出了本意,但是大天狗却觉得这是讽刺了他识人不善

“你也追随了他,又有何立场说的这番话!”

“吾从不曾真心追随过他,他不值得吾那么做,也不值得尔那么做”

“你…”恼怒的辩解还未出口,便被荒川之主拉进怀里狠狠的吻了回去,不出意料的,大天狗咬破了荒川之主的下唇,而荒川之主只是沾着那血腥钻进了牙关,让那大天狗的舌尖也布满了那味道

没有力气推开,只能等着荒川之主尽了兴才被放开

浸了水雾的眸子狠狠瞪了荒川之主要说法,荒川之主却是悠闲的吻了吻一直攥在手中的指尖,“清风抚水岸,片羽留川心,尔倒是忘了干净啊”

荒川之主从怀里掏出一片金色的羽毛,大天狗一看就知道这是他觉醒后的翅膀上掉落的,只是那样子只给一个人看过,那人陪着他修行,陪着他游历,陪着他度过觉醒前最难熬的日子,那人说了,不许别人看他觉醒后的样子,便给他打造了面具,而那人离开了之后,他就一直用着觉醒前的模样示人

“尔若是想起,吾就在荒川等你,尔若是…那就让荒川成为传说吧”说完,荒川之主就化为泡影,消失不见,只留那金羽飘荡

大天狗怔怔的看着荒川之主留在指尖的血迹,拾起停落在地上的羽毛,小心放入心口的衣襟,“不是…先走的是你么,说好的回来,可是…我等了很久啊,而且你妖力那么高强,我早以为你假扮的人类已经寿尽了啊”有一些失而复得的喜悦,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赌气,不过倒真是从黑晴明的灭亡中解脱出来了

“大天狗大人!”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由远及近,看着山蛙载着山兔蹦蹦跳跳的跑来,后面还跟着萤草等一群小妖

“啊!大天狗大人受伤了嘛 !快让我看看!啊咧,好像被治疗过了呢”

“我没事的”轻柔的摸了摸小妖们的脑袋,原来自己享受着如此多的关心

“你要是没事的话,赶紧吧这帮吵死的小鬼领回去,吵得本大爷喝酒都没心情了”意外的,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也来了

“你们?”

“少废话!你觉得我们不跟着这帮小不点能到这来嘛!”不耐烦的话语引来一片反驳,酒吞童子精神的和小妖们吵着,看着倒是挺熟稔的

“大天狗,你离开爱宕山之后,这些小妖没了守护,就跑来了大江山,不过吾有好好看护”茨木童子走近大天狗,和他说道,不过大天狗觉得有点奇怪,往常要是被茨木童子发现,隔着好几里就打招呼了,有时更是用鬼火当做邀请,兴奋的要一战,今天却是清清淡淡的走在酒吞的身后,连过来和他说话都是规规矩矩的,加上酒吞虽然和小妖们吵的激烈,但是时不时瞟来的眼神也是不加掩饰

“那真是辛苦了,还请茨木童子阁下务必来爱宕山做客以表我的谢意,酒吞童子阁下既然身位大江山的鬼王,公务缠身,我也就不邀请了,也省的小妖们打扰,对您的谢礼,我会让茨木童子阁下带回的”

说着就拉着茨木,招呼了小妖们回去,独留一个鬼王,气的不行又一下想不出什么话反驳,等想通了不管怎么先跟上再说,又发现一群妖已经走远,瞬时又泄了一口气,厚不起脸皮,只能拖着酒葫芦先回了大江山再说

“大天狗,你这是?”

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吧”说着还顽皮的和茨木眨了眨眼

“想不到,大天狗你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偏执于大义啊”

“因为找到了最初的信念啊”

“你应该去找他的吧”

“你听到了?”

“嗯,挚…鬼王让我们别打扰到你们”

“哼,为什么等了一百多年,要我上门找他去,我倒是更关心你啊,我的朋友”

没想到的是,最为无拘无束的茨木童子露出的笑容竟然带有意思哀伤,“吾有什么好关心的,要吾小住你家,可不要心疼你的好酒,等你养好了身体,还要与吾好好打上一番”

“哦…”看来爱宕山要等的客人不止一位了啊,“既然邀请了你,那自然听客人的,大家可跟紧了,要回家了啊!~”

“啊~大天狗大人~虽然山蛙先生背上已经有我了,但是我能让出一点地方给大天狗大人的~可是茨木大人坐在哪里呀…山蛙先生你能变得大一点吗?”

“喂喂……”

“我!茨木大人可以坐在我的肩膀上!”天邪鬼赤没有拍它的屁股,反而拍了拍粗壮的手臂示意

“不不,那里不舒服,还是我……”

看着小妖们又吵闹了起来,大天狗好笑的拉拉茨木的衣袖,“你还真受小妖的欢迎”

“你不也是嘛”两个大妖大笑着加入了小妖们的嬉闹

暂且就,先忘了烦恼吧





---待---




我就是有本事把一个小段子加满很多废话啊。。。

意外的看起来能写点后续

嘛 出ssr会还愿的QAQ

评论
热度(14)